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航道文化 > 职工文艺
我的新年假期的“两次运动”
作者:  林超      来源:长江南京航道局      时间:2018-01-03 15:10     阅读次数:

  12月30日上午,起雾,有雨。“宁道标417”轮当班船长牛宝柱接到电话,被告知安庆南水道有灯船在漂流。通过数字航道系统了解到在用的浮标灯船都正常工作中,可以判断漂流的是存放在五里庙附近的备用灯船,但牛船长并没有丝毫懈怠,还是立即开航。路上,我特地拿起望远镜在雾中搜索远处的安庆南#11白浮、#13红浮,因为某些客观原因,这俩难兄难弟经常“受伤”,发现浮标还在,大雾天气没被船碰损,心里不由得窃喜运气不错。当“宁道标417”轮到达现场,运气急转剧下!发现两座备用灯船已经搁浅在左岸边滩上,而且灯船上面用于连接的马鞍链还被人为解开偷盗了。当工作船离灯船还有好几十米时便因水深过浅无法靠近,这是个麻烦事。

  “要不叫小渔船帮忙吧?”有人提议。

  “这天气哪来小渔船,而且它也拖不动这俩灯船。”船长说,他停下厨房的活,来到甲板上。

  “要不过段时间水涨了再来拖?”又有人提议。

  “不好,水涨了搞不好灯船就跑航道里了,来都来了,就今天搞。”船长边说边指挥年轻的船员拿出测水杆试了下周围水深,旁边的大副卢敏已经在穿防水连体衣。在三个水手中,年过五旬的卢大副算是“上有老下有小”,年长的水手长都要退休了,哪还能让他冲锋陷阵?小的是外聘青工,小伙子经验不足。于是他自告奋勇,准备下水带着缆绳上浮子。大家商量了下,解决方案出来了。因为灯船浮体太高,人在泥地里根本无法爬上去,还得带个人工爬梯过去,梯子上绑着细缆绳,缆绳另外一段连接钢丝绳,大副在水里拖拽着梯子与钢丝绳,步履蹒跚摸水几十米,总算到了灯船边上。大副架好梯子,站在泥水里用力把钢丝绳拽过去足够长度,再爬上灯船,用钢丝绳在缆桩上打结,然后还要把两个灯船连接一起。

  “他力气小,这下把他累得够呛,早知道我去了。”大家在船头注视担心着,“不服老”的水手长说。

  过一会,只见卢大副在灯船那头手一挥,在工作船这边,钢丝绳套上绞关,启动绞关缓缓转动,沉在水里的钢丝绳蹦直了起来,灯船被慢慢地拉过来,我们迎上去,拿起粗缆绳固定好灯船。一顿忙活后,将备用灯船抛锚存放到位,大家身上都湿透了,小雨还在继续。

  “刚下去冷吗?”我问大副。

  “不冷,穿上那防水衣有些热,你看我的汗。”大副拿下鸭舌帽,让我看他泛白的双鬓。在这冷风寒雨里,他居然还能出汗,看来水手长说的没错。

  完成这场午饭前的“水上运动”,此时已是午后,船长又钻进厨房,因为烧饭师傅请假了,今天他负责烧饭,他是个 “老牌吃货”,厨艺是没得挑刺的。但是没办法,再好的手艺也需要时间把饭菜烧熟,等他端出热气腾腾的“四菜无汤”,已经是下午2点多,大家已经饿得七斜八歪,一拥而上。而我以最快的速度吃饭,因为饭后,在岸上我还有一场羽毛球运动。

  

  

Powered by CJHDJ.COM.CN 长江航道局 All Rights Reserved.
ICP备案编号:鄂ICP备05007587号 版权所有:长江航道局